赤子网——中国人物新闻网站|新闻热线:010-85891267
当前位置:首页 > 脱贫攻坚 > 民生舆情 > 周口人申军良为寻找儿子14年花费超百万 坚称爱子被拐系“梅姨”所为

周口人申军良为寻找儿子14年花费超百万 坚称爱子被拐系“梅姨”所为

2019-11-20 09:10 来 源:大河报 作 者:于扬 李玉坤 浏览 字体:

  周口人申军良散发的寻人启事(来源网络)

  申军良在张贴寻人启事

  林宇辉对申聪(少年时代)进行了模拟画像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于扬李玉坤文(受访者供图)

  站在济南冬天的寒风中,42岁的河南周口人申军良喊得歇斯底里:“咦?咋会没有‘梅姨’这个人!2017年广东增城警方就发过通告,人是确定有,就是没找到。”

  14年前,这个叫“梅姨”、会讲粤语和客家话的人,以1.3万元的价格,卖掉了申军良年仅1岁的儿子申聪。14年来,申军良在当年孩子被拐卖的地方年年找、月月找,至今仍无有效线索。唯一可能带来希望的,就是关于梅姨的画像。在山东省公安厅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的帮助下,申军良把梅姨的画像和自己儿子少年时代的模拟画像制作成海报,以10万元的价格悬赏征集线索。

  1岁男婴被抢整个过程只有大约5分钟

  初冬时节的周口市淮阳县齐老乡,田间的麦苗早已破土,新一年的希望正被孕育。村民申军良再也无暇顾及曾赖以生存的田地,漂泊在一个又一个城市寻找儿子申聪。

  如果时光能倒回,申军良说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外出打工,就守在农村老家,种地、养孩,平淡而又幸福地生活着。2005年,正是在他的打工地广东增城,年仅1岁的儿子突然被抢。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14年,但申军良回忆起当年的细节,依然刻骨铭心。那是1月4日,刚刚过完元旦,申军良在距出租屋200米外的公司上班。上午10时40分,妻子惊慌失措地打来电话:“儿子不见了。”

  咋会不见了?丢了?申军良脑子一片空白,甚至来不及换下工装就赶回出租屋,看到的是正在流泪的妻子。从断断续续抽泣的讲述中,申军良得知了孩子被抢的经过。事发前,他的妻子于晓莉正在屋里做饭,申聪在床上睡觉。这时,屋内闯进两个人,一个人从身后抱住于晓莉,往其脸上喷洒不明液体,并用胶带将其控制,另一个人抱起熟睡的申聪就往外跑。

  申军良说,整个过程大约持续5分钟,等晓莉挣开胶带回过神,给自己打电话,歹徒已经不见了。事后,警方介入调查,锁定住在自己出租屋斜对门的一对贵州籍邻居,参与了作案。

  再过10多天就是儿子1周岁的生日,可偏偏发生了意外,申军良和妻子痛不欲生,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的第一个孩子,可谓掌上明珠。

  痛失爱子他发誓将寻找进行到底

  妻子精神失常,年迈的母亲身体一下子垮了下来,全家人都在万分痛苦的日子里煎熬着……申军良这样描述申聪被抢后家中遭遇的变化。

  “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要尽快找到他,放弃一切都要找到他。”申军良说,刚开始的寻找,比大海捞针都难,几乎没有可用的线索。家里人每天分两拨,一拨24小时守候在派出所门口等消息,一拨外出散发寻人启事。

  “几乎把增城找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去贴寻人启事。只要有人说哪里有偷小孩的消息,我都会追到哪里。”申军良告诉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那时候每复印一张寻人启事5毛钱,他总共印刷了大约6万张,仅这笔费用就花去了两三万元。

  申军良辞去了工作,卖掉了所有的家产,发誓要找到儿子。“心里的痛苦只有自己最能体会,我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达。”申军良说,14年来,他先是花光了自己20多万元积蓄,然后就向亲朋好友借钱,至今花费已超百万。因为现在没有固定工作,一直在寻子路上,所以基本都是靠亲戚朋友帮忙和资助。如今,一家人蜗居在山东济南的城市一角,不愿在增城继续打工生活,也不愿回周口淮阳老家,就那么一直漂着,等待儿子的归期。

  漫漫寻子路,申军良心头伤痕累累,也曾遭遇意外。他回忆,有一天抱着寻人启事,正走在大街上,突然被几个小流氓围住。“他们抢走了我的手机和戒指,抢走了我身上的钱,这是10多年寻子路上最难忘的一件事,几乎在心底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痕。”

  而那万分无助的一幕,不仅令申军良刻骨铭心,也愈加激发了他的斗志和决心:不管有多难,都一定寻找下去。

  事情最终在2016年3月份迎来转机。申军良接到增城警方通知说,嫌犯归案了,孩子的事情可能很快会有结果。根据警方侦查,共有5人参与此案,其中就包括申军良当年出租屋斜对面的邻居周某、陈某。

  “梅姨”浮出水面警方专家两次模拟其画像

  “一万三千块钱,他们就恁狠心卖掉别人的骨肉吗?”申军良疲惫不堪的眼神里,传递出愤怒和无助。14年来,他苦苦找寻孩子的下落,结果却真的犹如大海捞针,“只知有根针,不知针在哪”。

  申军良告诉记者,他从警方那里获悉,当年参与抢孩子的嫌疑人被抓后,供述了申聪被卖的经过:在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汽车站附近的一家饭店内,抢人者通过一个叫“梅姨”的中间人,把申聪卖给了当地的一对夫妇,价格是1.3万元。

  可梅姨是谁?孩子下落哪里?这些信息依然是谜。“广东增城警方对这起案件特别关注,长期以来,他们也一直在寻找梅姨的下落。”申军良说,自己寻子的事情经过媒体报道后,引发更大范围的关注。渐渐地,有关梅姨的信息浮出水面:这是一位现年67岁的老人,讲粤语,也会讲客家话,其真实姓名不详,身高1.5米,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

  百般找寻无果之下,他们想到了给梅姨模拟画像。2017年,申军良在媒体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山东省公安厅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此前,林宇辉曾帮助美国警方画出章莹颖失踪案的嫌犯画像。这是林宇辉首次对梅姨进行画像,也就是网上流传的面容较瘦的黑白素描画。

  两年后的2019年,林宇辉对梅姨进行二次模拟画像,也就是网上流传的脸庞丰腴的黑白素描画。至于那张彩色类似照片的画像,则是一位热心人通过以林宇辉模拟画出的第二个版本梅姨,制作而成的。

  11月19日傍晚,林宇辉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对电脑合成的彩色画像还是比较认可的,与自己绘制的模拟画无差别,且彩色合成后更接近于照片,便于辨认。


[实习编辑:卢晓亮]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赤子网(www.chizichina.com)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合作伙伴

赤子网系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主管、赤子杂志社主办的中央级网络新闻媒体,是《赤子》杂志官方网站。

  •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 传真:010-85891267
  • 投稿邮箱:chizinews@163.com
  • 关注微博: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扫描二维码手机浏览赤子网

备案号:京ICP备16019497号-1

监督电话:010-85896757 服务邮箱:chizinews@163.com

赤子杂志社主办 版权所有:赤子杂志社 Copyright©chizi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