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新闻网——中国人物新闻网站|新闻热线:010-85891267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商丘真儒沈鲤:一身正气满乾坤 忠孝节义美名传

商丘真儒沈鲤:一身正气满乾坤 忠孝节义美名传

2019-11-06 15:02 来 源:赤子新闻网 浏览 字体: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商丘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拥有五千年不间断文明史。

不到商丘不知道其历史的厚重,不读商丘不知道其文化的璀璨。燧人氏钻木取火、商朝建都、三商文化起源、仓颉造字、阏伯观星、汉高祖斩蛇起义、花木兰代父从军、张巡誓死守城、沈鲤计生闹龙……一个个流传至今的故事被人传唱,一个个鲜活的历史人物被人缅怀。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人物故事就是明朝三代帝师、死后被皇帝追封谥号文端的沈鲤。

沈鲤

沈鲤(1531年—1615年),归德府虞城县(今河南虞城)人,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进士,授检讨。明神宗时,进左赞善。累迁吏部左侍郎,好荐贤士。擢礼部尚书,修《景帝实录》。拜东阁大学士,加少保,进文渊阁。万历十二年(1584年)拜礼部尚书。又加少保,改文渊阁。

万历四十三年六月辛卯日(1615年7月11日),沈鲤在家乡商丘去世,享年八十五岁。赠封为太师,谥号文端。明神宗非常悲伤,亲书谕祭文四篇,赞其为“乾坤正气,伊洛真儒”。

光看资料就知道沈鲤多么厉害了,400多年前的政治家和理学家可不是闹着玩的,比现在的专家可厉害多了。学历也是很厉害啊,别看进士二字写起来简单,考起来可就真的难了。这里不妨说下科举制度,大家就知道到底有多难了。

科举制度并非从明代开始,却在明代发扬光大,那么考上进士到底多难呢?

当时的考试分为三级,第一级是院士,考试者统称为童生,所谓童生,可不是小孩子的意思哦,七老八十的童生也是有的。考试范围是州县,考试合格者被称为秀才。别以为秀才很好考,考试成绩分为6等,你只有在高等才是秀才,然后一二等的又可以去参加高一级的乡试,千万别以为是乡里考试啊,你面对的是全省的考生,这个乡试可不是你想考就能考的,三年才一次呢,这一级别中考试过关的,叫做举人,从范进中举能高兴疯了就知道这有多难了。现在你已经考中举人了,那么准备好笔墨纸砚去京城吧,来年二月将会举行最重要的一关会试,这个考试只有举人才有资格参加,也就是说你面对的是全国各省精英中的精英了,朝廷会在这里面选出300人(有时会有变动)。但是注意,这三百人还不是进士,这只是贡生,要想成为进士,你还得过一关,最后一关便是殿试了,在现代,那些面试都紧张的不行的那种人是绝对成不了进士的,因为殿试你面对的是掌握生杀大权的皇帝陛下,皇帝及大臣会根据殿试的表现,在这当中选出一甲三人,二甲若干人,三甲若干人,这才是进士。最关键的是人家沈鲤还是庶吉士,按照当时的规定,只有一甲三人,也就是状元,榜眼,探花以及二甲三甲中的精英才能成为庶吉士。庶吉士给皇帝讲课,起草诏书等等,看看,多厉害不用多说了吧,比作今天的人就是高考全国前几,厉害了吧。

三代帝王师就更厉害了,打个很通俗的比方,现在某个高中班主任在高考成绩一下来,看着全班600多分的人占了绝大多数,整个班都是什么清华大学呀,北京大学呀,那么班主任肯定很高兴呗。这种事迹绝对是吹牛的一种资本啊,甚至可以吹很多年。“想当初,我带那个班多厉害多厉害”的说着,脸上洋溢着嘚瑟的表情,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对另外一个人吹自己光辉往事的时候,那个人淡然地来一句,我教育过三个皇帝,如果那个班主任有自知之明就该哑口无言了,别说你带的飞机班、火箭班高考成绩多厉害了,别人可是教育过三个皇帝呀!

沈鲤于万历十二年冬官拜礼部尚书,方严刚介,强直谏言。朝中往来,摒绝私交,力荐贤士。好事做下了,却不声张,不买好。

在朝中,沈鲤与首辅张居正一样,心中都只装着大明王朝的振兴与安危,同样为官清廉,声气相投,算得上一对志同道合的好友。况且,他是在张居正的指导下,出任神宗万历皇帝的经筵讲官的。对张居正,沈鲤一向十分敬重。但在沈鲤任翰林院掌院学士期间,张居正有病歇在家里,满朝官员为讨好买巧,争先恐后前去探望,并谋划为张首辅设坛祈祷,唯独沈鲤不去凑这个热闹。有官员“好心”劝他道:“同官之谊,您应该去。”沈鲤却回答:“事当论其可与不可,岂能论同官不同官!”这样的举止怕今天的人们也会以为太过于“迂”。但沈鲤自有沈鲤的道理,某个官员病了原本不是什么大事,有交情的同事拎着礼品探望也无可厚非。可一旦那人位尊权重,有没有交情的都一窝蜂跟进,还要大张旗鼓地设坛祈祷。显然,这已经不是那位官员病大病小的问题了,而是前去探病的人各个思想里落下不可告人的病灶了。一旦群体爆发,将很不利于“政风”、“行风”建设。沈鲤是将国家前程置于心中,他的谋虑已超越于个人恩怨,是担着背黑锅的风险——被张首辅怨怼甚至是从此与他绝交,而坚决不同流、不合污的。

沈鲤后代保存的沈鲤画像

商丘古城的“闹龙街”,正因为沈鲤爱民如子,蒙蔽太子,免遭生灵涂碳,才被后人一代代传唱下来。

万历小皇帝,当时还是太子,他骑着毛驴,去商丘古城沈府看望他的老师沈鲤师,正好路过北门里向西第一道街。几个孩子见状,就拿着小棍乱戳驴屁股,小毛驴性起,乱蹦乱跳,一下子把万历皇帝摔下驴来。万历小皇帝哪受过这样的委屈,一到沈府,就怒气冲冲地问他的老师沈鲤,那道街叫什么街。沈鲤发觉势头不对,就悄悄询问了随从官员。沈鲤心中有了数,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哈哈笑道:“那道街叫闹龙街”。万历小皇帝一听,暗暗思付:“此意莫非是有吾乃天子真传?”想到这里,气消了大半,但还是不解恨。于是,就下令把那道街的人统统杀掉。沈鲤一听急忙道:“有罪而诛乃为明君;无罪而诛大逆不道啊!主公乃是明君,爱民如子,能无罪而诛吗?请小主三思。”万历小皇帝一听,老师说得有道理,就说:“恩师言之有理,只把那些孩子杀掉算了!”沈鲤明知道万历小皇帝不认识那几个孩子,却故意问:“那些孩子主公认识吗?万历小皇帝为难道:“寡人认得,只知道他们是从红门里出来的。”沈鲤一听,大笑道:“好好好,既然知道是从红门里出来的,那就好办了。今天天色已晚,主公也劳累了,明天一早,老朽陪您去抓那孩子,为主公报仇雪恨。”

第二天一早,沈鲤陪着万历小皇帝到了闹龙街,一看家家户户都是红门,万历小皇帝目瞪口呆,只好作罢。原来沈鲤为了救孩子,通知那条街连夜全刷成了红门,才避免了一场灾难。多年后万历做了皇帝,想起此事向沈鲤询问此事的时候,沈鲤告诉其真相,万历感念至此,遂将这条街道赐名“闹龙街”,另有自己顺应天命之意。

至今,商丘古城“闹龙街”名气很大,御赐牌匾尚存。

沈鲤一生刚正不阿,为人峻洁峭直,力行古道。历嘉靖、隆庆、万历三朝,被称为“三代帝王师”,世称“沈阁老”、“归德公”,有《亦玉堂稿》、《文雅社约》等传世。

沈鲤一向正直、光明。他在礼部主持典礼,有许多建议。考虑到时俗的侈靡,考察先朝的典礼制度,在丧祭、冠婚、宫室、器服方面全都确定标准,颁布全国。

神宗担忧旱灾,步行到郊外的祭坛祈祷,另外分别派遣大臣到全国的名山大川祈祷。沈鲤劝谏说使臣往来滋扰地方,恐怕又加重百姓负担,奏请皇帝斋戒三日,用文告授予太常负责此事,罢除寺观的祈祷,神宗大都同意了他的奏疏。起初,藩府有事奏请,贿赂得势的宦官为内援,礼部大臣不敢违背,总是满足他们的想法。到了沈鲤执政时,一概革除。得势的宦官都很怨恨,多次借事端在皇帝面前挑拨。皇帝渐渐不能没有猜疑,多次责问沈鲤,并剥夺了他的俸禄。

60岁那年,沈鲤赋闲回到故里商丘。在赋闲14年期间,他多次上书万历皇帝,为民请命,一是修复古黄河大堤,二是为水决不断的古黄河修一道分水区,以便汛期来时,水能分流出去。这就是被载入《归德府志》的沈堤。

在修复黄河大堤的10余年里,朝廷划拨过来的资金已经断流,到筑沈堤的时候,资金就全仗沈鲤和他兄弟出了。这也就是沈堤之所以被当时的人们叫做“沈堤”的个中原委。

如今,商丘境内保存完好的黄河故堤,长134公里,高10米—13米,底宽百米。曲折连绵,逶迤苍莽,雄伟壮观,像一条岿然横卧在豫东大地上的巨龙,是商丘最大最宏伟的历史景观,也是商丘人民战天斗地、战胜大自然的标志。如今的黄河故堤夏天鲜花簇簇,绿树成荫,花果飘香,彩蝶飞舞;冬季长堤内外白雪皑皑,蔚为壮观。在这里,黄河故道有“绿色长廊”、“水上长城”的美誉。勤劳的商丘人还从兰考引黄筑坝,建成了6座阶梯式水库,库区清风涟漪,水光熠熠,鸭逐鱼跃,水鸟翻飞,呈现了一派特有的故道景观,有“北国水乡”之称。

大堤内外,名胜古迹众多。有双塔遗址、庄周故里、三陵台、仓颉祠、商均墓等,历史文化旅游资源极其丰富。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这颗故道明珠将越来越异彩斑斓,光彩照人。把前人奋斗过的地方建设好,造福一方,这或许正是后人给予前人最好的纪念和感恩吧。

历史无论是动人的温情,还是波澜壮阔的场景,它总是被诸多客观的局限凝聚成只言片语,流传于世,供后人凭吊、冥想。记者多次站在黄河故道的大堤上,面对如此宽阔、流长的故道,想像400年前一切皆要肩扛手提的落后年代,那会是怎样壮阔的场景:束水攻沙,以水治水,成千上万的民工,熙熙攘攘,往来穿梭,不舍昼夜,战天地,抢工期,热情高涨。一位身形消瘦的花甲老人脚步健朗地穿行在灰头土脸的人群中,不时躬身搀扶,或认真倾听,鞋子上沾满泥泞,儒雅的长衫时常被汗水浸透。闲适的家就在不远的古城内,可他常常过家门而不入。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他跟灰头土脸的人住在一起,吃在一处。他矍铄、硬朗的样子感染着身边劳碌的人群。这个集体如同一辆负重的大车,被一种精神激励着,滚滚向前。

14年,对于一个人来说,不算长,可对于一位年逾60的人来说,不仅短暂,而且极端宝贵了,但沈鲤无悔。400年后的今天,当笔者再次沿着商丘大地上残缺支离的沈堤一路走访的时候,耳畔不经意间便回响起这样坚定的声音:“工程不能停!钱我们出!我们出!我们出!”犹如荡在回音壁上的呐喊,洪钟大吕一般,充塞于天地之间。

【沈鲤坟】 摄影/孙普弟

沈鲤墓位于梁园区水池铺乡沈坟村西北角。如今,沈鲤墓已成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市、区两级文物部门对沈鲤墓的保护高度重视,在墓地四周还拉起了一人多高的围墙。时过境迁,沈鲤墓昔日的辉煌不再,然而规模依旧,四座石碑并列两排,石碑不远处的北面是一个硕大的坟茔,坟茔旁生长着参天的古木,巍然屹立的墓门牌坊在骄阳下显得格外壮观,石匾上遒劲的字迹依稀可辨,鹿、虎、羊、兔等鸟兽石刻惟妙惟肖。

历经400年白云苍狗的变迁,商丘一代又一代百姓对于沈鲤“乾坤正气,伊洛真儒”的美好记忆,却不仅不曾改变,而且愈加浓厚。陆陆续续,记者得到了大量散落在民间关于沈鲤的传说和故事,如沈堤、闹龙街、无梁庙、阁老庙、沈鲤卖盆等等。

沈鲤家乡商丘,明代称归德府,人们便尊称沈鲤为“沈归德”。沈鲤告退归里后,在家乡修文雅社,立社仓,设义塾。公元1615年,也就是万历四十三年,时年85岁的沈鲤病逝。最高统治者万历皇帝闻讯,颇为悲伤,赠太子太师,谥文端,谕祭谕葬。并先后遣河南布政使司堂上官于首七、三七、七七、百日、周年、三年,六次谕祭,祭文多次称赞沈鲤“乾坤正气,伊洛真儒”,并御笔亲书“责难陈善”、“肖德世臣”二匾以赐。并且先后累赠沈鲤之父沈杜、祖沈瀚、曾祖沈忠为柱国光禄大夫、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皇恩波及,眷顾特隆,四世褒封,同列一品”,这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见,同时也彰显出一贯“游戏政治”的万历皇帝,对他的老师沈鲤视如父亲般感恩戴德。

这正是:一身正气满乾坤,散尽家财修河堤。爱民如子帝王师,商丘真儒数沈鲤!

[责编:cz3326]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赤子新闻网(www.chizichina.com)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合作伙伴

赤子新闻网系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主管、赤子杂志社主办的中央级网络新闻媒体,是《赤子》杂志官方网站。

  •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 传真:010-85891267
  • 投稿邮箱:chizinews@163.com
  • 关注微博: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扫描二维码手机浏览赤子新闻网

备案号:京ICP备16019497号-1

监督电话:010-85896757 服务邮箱:chizinews@163.com

大昌祥传媒独家运营 Copyright©chizi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