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新闻网——中国人物新闻网站|新闻热线:010-85891267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张巡:千年古城之风流人物

张巡:千年古城之风流人物

2019-11-06 14:57 来 源:赤子新闻网 浏览 字体:

一说风流人物,也许很多人会误会,在此有必要说一下,本文之风流,与风月不着边际,和爱情没有关系,所谓风流人物指的是对一个时代有很大影响的人,这样看来,张巡算一个。

要说张巡,就有必要说一下商丘这个地方,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商丘目前已经是国家三级城市,鳞次栉比的摩天大厦像是不动如山的侍卫一样守护着她,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像是雨后彩虹一般装点着她。多少楼台烟雨中,车如流水马如龙演绎着她美轮美奂的今生,而这里,我更想说的是她的前世:相传,商族先祖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受封于商,后迁徙,后人便把商族人居住过的废墟之地称为“商丘”。

张巡画像

这里不仅出现了大批帝王将相,而且涌现出了众多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文学艺术家等,这里不仅出现了一批有特殊贡献的才子,而且涌现出了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和才女。这里是孔子的祖居地;是老子、墨子、庄子、巾帼英雄花木兰等的故里;是司马相如、枚乘、邹阳、韩愈、欧阳修、晏殊、苏辙等文学大家的宦游地;孟子曾在这里容居,孔子曾在这里讲学,汉高祖曾在这里斩蛇起义,颜真卿曾在这里留下墨宝,赵匡胤曾在这里发迹,范仲淹曾在这里读书执教,还真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商丘啊,太多的名人,数不胜数,今天先来说一下殉难在这里的大唐忠烈张巡吧。

我们的故事从一份档案开始。

姓名:张巡

性别:男

名族:汉

学历:进士

生卒:708年-757年11月24日(卒期够详细)

家庭出身:富二代身份的同时也算是一个官二代吧(按照古代长哥如父来算,他哥哥张晓任编制仅15人的监察御史)。

所有的故事都从公元708年的那个夜晚开始,山西富人张某某在自家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产房里妻子的尖叫声,丫鬟端水倒水出来又进去忙个不停,这些都让这个中年人坐立不安,他站起来望着漆黑的夜空,双手合十祈祷在院子里踱来踱去....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稳婆从产房里高兴的跑出来,“恭喜老爷,是个公子,母子平安。”中年人高兴得连说了三个“赏”字........

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张巡,这个在富人张某某怀里的婴儿看着那么可爱,谁又能想到以后的他会成为千古以来饱受争议的人?一些人说他是英雄,一些人说他是魔鬼!

各位看官读书的时候也许遇到过这种情况,就是你班上有个富二代,比你长得高长得帅,比你有钱,偏偏别人学习还比你好,气不气?最关键的是,人家还低调的很,所以羡慕嫉妒恨通通没用,你想八卦别人,还找不到由头那种,你若还不服气,想着毕业后超过他,你就大错特错了。张巡就是这种长得高长得帅学习成绩好又为人低调的人,他从小博览群书,晓通战阵兵法,志向远大,毕业后就中进士当官了,史料记载,张巡是公元741年中的进士,算下来也就32岁中进士了,可能有人认为32岁中进士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事,那么大家想想我们的范进先生。

中进士之后,张巡以太子通事舍人之职外任清河(今河北清河)县令。他在任内治绩优良,有气节、讲义气,对因遇到困难来依靠的人,都倾囊相助,毫不吝色。任满后,张巡被召回长安。当时正值杨国忠当权,有人劝他投靠杨国忠,定会被重用,但他却拒绝,答道:“这正是国家的怪事,京官不能当啊。”于是被调到真源县(今河南鹿邑)再当县令。

当时真源县辖地很多土豪劣绅。其中以大吏华南金为首最猖狂,时时欺压百姓,当地流传有“金南口,明府手”的歌谣。张巡到任不久,就把华南金绳之以法,依法处死,他的余党被赦免,这些人都改邪归正。张巡为政简约,很受民众拥护。

当然,如果按照这样下去,我们的主人公张巡也无非就是无数在宦海里沉浮的官员中的一个,也许他勤政爱民,或者他两袖清风,亦或他仕途通畅。但是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在看似篇幅很长却又很短的史书中留下他的名字,也许在当时他能被当地百姓铭记于心,但是多年以后呢?时间这个东西吧,近乎于无敌的存在,它会把一个人来过这个世界的痕迹磨灭得消失不见,磨灭得无影又无踪。

在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古城南侧,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张巡祠就坐落在这里,这座张巡祠是为了纪念在安史之乱中保卫睢阳殉难的张巡和许远等人所建,千年时光,并没有把张巡湮灭在时间轮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张巡近乎于不朽的为后人所记?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后来人对张巡争论不休呢?

唐玄宗天宝十四载(755年)冬,安史之乱爆发。数月后,安禄山就攻陷东都洛阳,称帝,国号为“大燕”。由于大唐王朝承平日久,而安禄山早有反意,声势浩大,于是一些州县的太守、县令早被燕军的气势吓得手足无措,望风而降。天宝十五载,燕军将领张通晤攻陷宋、曹等州,谯郡(今安徽亳县)太守杨万石投降燕军,而真源县正是在谯郡的辖地内。杨万石降敌后,又逼张巡为长史,并令其向西接应燕军。张巡得知后很气愤,率吏民大哭于真源玄元皇帝祠,然后起兵对抗燕军,响应的有千余人。

这时候,玄宗任命吴王李祗为灵昌(今河南滑县东)太守,河南都知兵马使,统合河南兵马以抗击安禄山。单父(今山东单县)尉贾贲、阆州刺史璇之子等人,带领官兵先到,称为吴王兵,对宋州展开反攻。张通晤败走襄邑(今河南睢县),被顿丘令卢韺所杀。之后,贾贲领兵至雍丘(今河南杞县)与张巡会合,共有两千余兵。这时的雍丘县令令狐潮已经率全县投向燕军。燕军任令狐潮为军将,率兵向东驰援襄邑。令狐潮击败在襄邑的淮阳军,俘虏了百余官兵,并将他们囚禁在雍丘,准备杀害。令狐潮先去见燕军大将李庭望,淮阳兵俘虏乘机杀掉守卫,雍丘城内顿时大乱。贾贲、张巡等得以乘乱攻入雍丘,令狐潮弃城逃跑。

描写张巡事迹的话本《张巡守城》

唐肃宗至德元载(756年)二月,令狐潮又率领燕军一万五千人意图夺回雍丘,而雍丘城内唐军总共不过三千余人。贾贲出战,因兵力悬殊,不敌,兵败而死。张巡驰骑决战,身上被创无数,但仍然力战退敌。退回城后,兵士们推张巡为主将,从此张巡兼领贾贲的部队,自称河南都知兵马使吴王李祗的先锋使。在张巡指挥下,击退燕军多次冲锋,累计杀伤近万人,而唐兵也死伤一千余人;面对唐军的抵抗,令狐潮不得已退兵。吴王李祗闻之,举荐张巡为委巡院经略。

同年三月,令狐潮会同燕军将领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等率兵四万余人蜂拥来到城下,企图一举攻下雍丘城。这时雍丘城内约有两千守军,而对手则有四万大军,城内军民大为恐惧。于是,张巡对众将士分析到:“敌知城中虚实,有轻我心。今出不意,可惊而溃也,乘之,势必折。”众将士听后,大为鼓舞。于是,张巡派一千人负责守城,亲自率一千人,分数个小队,突然从城中杀出。张巡身先士卒,直冲杀向燕军阵中。敌军虽众,但事出突然,惊惧无措,顿时大乱,燕军后撤。

次日,燕军再集结攻城,环城安置百门石炮(投石机)轰击,城楼及城上矮墙全被毁坏。张巡于城上立木栅,抵御燕军进攻。燕军纷纷缘城攀登,张巡用蒿草束灌上油脂,焚而投之,燕军士兵害怕被烧,不敢登城。张巡时而待燕军松懈之际,出城突袭;时而趁夜深人静之际,偷袭敌营。就这样,张巡身先士卒,带甲而食,裹伤战斗,坚守雍丘达六十多天,共经历大小数三百余战。令狐潮见在短期内不能取下雍丘,只好撤兵而去。张巡得知燕军要撤退,便率兵乘胜追击,果然大有所获,俘虏叛兵两千多,几乎活捉令狐潮,雍丘守军士气大振。

令狐潮因为撤退而失利,十分愤怒,于是回头再次围攻张巡。令狐潮本来与张巡是邻县县令,素来相熟。他知道强攻是不易取下雍丘的,便想诱降张巡。令狐潮在城下像平时见面那样和张巡互相问候,并趁机在城下劝降道:“天下事去矣,足下坚守危城,欲谁为乎?”张巡答曰:“足下平生以忠义自许,今日之举,忠义何在!”令狐潮听后,惭愧而走。

到五月,张巡与令狐潮已经攻守相持了四十余天。令狐潮因久攻不下,又添兵加将。这时候,长安已经失守,唐玄宗已逃往四川。由于雍丘与外界早巳失去了联系,张巡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令狐潮趁机送信招降张巡,说是大局已不可挽回,不如早降。张巡接到信后,将情况告诉了众将官。有六名将官动摇了,要求率兵投降燕军。六人认为敌我兵力悬殊、形势不妙,既然皇上生死不明,不如早降。六人都官至开府、特进,在军中都很有影响。六人要降,军心势必动摇。于是,张巡假装许诺,称明日再具体商议。第二天,张巡在堂上放置皇上的画像,率领将士朝拜,然后宣布六人的投敌计划。全军上下有感于国破家亡,遂群情悲愤,纷纷指责六人无耻行径。张巡把六人带到前面,责其不忠不义,扰乱军心,当即推出斩首。此举坚定了军心。

八月,燕军将领李庭望率领蕃汉兵二万余人向东袭击宁陵与襄邑,夜里在雍丘城外三十里处宿营。结果,遭到张巡率领的三千士兵,手持短兵器夜袭。燕军大败,死伤大半。李庭望只得收兵连夜而逃。

十月初四,令狐潮又与叛将王福德一同率领步、骑兵一万余人进攻雍丘。张巡再领兵迎击,大败燕军,杀敌千人。燕军败逃而去。

十一月初八,令狐潮率兵一万余人扎营于雍丘城北面,张巡领兵邀击,大败燕军,燕军逃走。

睢阳地当睢阳渠要冲,位置非常重要。至德二载( 757年),安禄山死后,其子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同罗、突厥、奚等部族精锐兵力与杨朝宗合,共十几万人,进攻睢阳。面对强敌,张巡、许远激励将士固守,从早至午,接战二十余次,士气不衰。许远自以才能不及张巡,推张巡为主帅,而自己管筹集军粮和战争物资。张巡任主帅后首先清除了内部叛将田秀荣,然后率军出城主动袭击叛军,将叛军打得大败而逃,并缴获了大批车马牛羊。张巡把这些战利品都分给了将士,自己分毫不要。这次大捷之后,朝廷拜张巡为御史中丞,许远为待御史,姚訚为吏部郎中。

张巡墓

到了五月,正是麦熟时节,叛军在城外收麦以充军粮,张巡在城上看到后,集结士兵,擂鼓作出欲战的样子。叛军见状立刻停止收麦待战。这时,张巡止住擂鼓,让军士作出休息的样子,叛军见状放松了警惕。张巡抓住时机命南霁云率军大开城门突然冲出,直捣尹子琦大营,斩将拔旗。与此同时,有叛军大将率一千余骑兵直逼城下招张巡投降。张巡在城上一边与敌将答话,一边暗命勇士几十人手持钩、陌刀、强弩从城上吊下潜入无水的护城壕中,趁城外叛军依仗人多势众并不戒备时,勇士们奋勇杀出,叛军猝不及防损伤了很多人马。

到了当年七月,叛军再次围城。这时士兵每日才能分到一勺米,饥了只好吃树皮和纸。守军也只剩千余人,瘦弱得拉不开弓,而且外无救兵。叛军了解情况后决定强攻睢阳,他们先用云梯爬城。张巡命士兵用钩杆将云梯顶翻,随即又从城上投火焚烧云梯,这样,叛军用云梯攻城就失败了。之后,叛军作了一番整顿,又用钩车、木马攻城,但当他们靠近城墙时,又被城上投下的石块砸得七零八落。叛军见状停止攻城,又围城挖壕,壕外再加筑栅栏,以作长期围困。这时城中守军很多因饥饿而死去,留存又大多伤残疲惫不堪。这时,张巡杀其爱妾,煮熟犒赏将士。许远也杀其奴僮给士兵吃。城中的麻雀老鼠及铠甲弓箭上的皮子都找来吃了,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巡还对接近城墙的叛军将领晓以忠义,劝其反正。而被张巡策反的李怀忠等许多人,都能死心塌地的帮助张巡守城。

睢阳城陷后,张巡与许远一起被俘。睢阳将士见到张巡后,起立哭泣,张巡说:“大家镇静,不要怕,死是命中注定的。”众人都因悲伤而无法仰面正视他。尹子琦对张巡说:“听说您督战时,大声呼喊,往往眼眶破裂血流满面,牙也咬碎,何至于这样呢?”张巡答道:“我要用正气消灭逆贼,只是力不从心而已。”尹子琦发怒,用刀撬开他的嘴,发现只剩三、四颗牙齿。张巡骂着说:“我为君父而死,你投靠叛贼,乃是猪狗,怎能长久!”尹子琦佩服他的气节,想要释放他。有人说:“他是谨守节义的人,怎肯为我所用?而且他得军心,不可留。”尹子琦于是以刀胁迫张巡投降,张巡不屈服。尹子琦又逼南霁云投降,南霁云未应声。张巡呼叫:“南八,男儿一死而已,不能向不义的人投降!”南霁云笑着说:“想有所作为啊,您是了解我的,怎么敢不死!”也不肯投降,张巡于是与姚门言、雷万春等三十六人一同遇害,终年四十九岁。

一代忠臣良将就此陨落,后来人却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抨击张巡吃人事件,说他是恶魔,当然也有很多人说他是英雄,千年来争论不休。我虽然改变不了任何人的看法,但我也发表下自己的看法,为张巡正名。

以前读这个故事,我也不明白张巡为什么不投降,也许高官厚禄,也许荣华富贵,总之再怎么样,只要投降,生命总是保得住的吧,也不至于将吃人恶名背负千古,也不至于身死睢阳。后来,我知道了人生自古谁无死,我知道了文天祥,我也就慢慢了解了,明白了,释怀了。

张巡祠位于商丘市睢阳区古城南侧

总有一个东西是比生命还重要的,比如信仰。信仰,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它比生命都来得重要,为了自己的信仰,所有的事情包括吃人,都情有可原。对于睢阳城内的少部分人来说,张巡就是恶魔,因为求生是每个人都拥有的权力,任何人都不能剥夺这种权力,但是对于整个天下,张巡就是英雄,扶大厦之将倾。

一城之魔鬼,天下之英雄,死有重于泰山,张巡之死重于泰山。

有些人死了,但是他还活着,张巡死了,但他永久活在后人心中。

有些人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但尸体烂得比石头更快,张巡已烟消云散,但近乎不朽。

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著名旅游景点张巡祠,望有条件的读者都可以去一去,缅怀一下这位千古忠臣良将。

[责编:cz3326]

收藏此页 复制网址 我要打印 网页挑错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赤子新闻网(www.chizichina.com)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合作伙伴

赤子新闻网系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主管、赤子杂志社主办的中央级网络新闻媒体,是《赤子》杂志官方网站。

  •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 传真:010-85891267
  • 投稿邮箱:chizinews@163.com
  • 关注微博: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扫描二维码手机浏览赤子新闻网

备案号:京ICP备16019497号-1

监督电话:010-85896757 服务邮箱:chizinews@163.com

大昌祥传媒独家运营 Copyright©chizi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